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鄂尔多斯旅游 > 百姓生活 > 正文

天价罚金判决撤销

发布日期:2018-10-8 下午 03:04:22 浏览:179

n潇湘晨报

日前,湖南桂阳县农民李清因销售贴有“鄂尔多斯”、“恒源祥”等商标的假冒羊毛衫,获利1万元,遭内蒙古鄂尔多斯警方“跨省追捕”,被鄂尔多斯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,并处罚金2151万元(本报曾做报道)。事件曝光后,引发舆论普遍质疑和几乎一边倒的同情。然而,在天文数字背后,这一案件有着更为复杂的争议。

12月27日晚,记者从李清的妻子李红英处得知,内蒙古高级法院已撤销鄂尔多斯中院对李清案的一审判决,理由是“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”,并发回重审。

供出假冒品牌制造链条

李清生于1978年,小学文化程度,16岁时结束了4年务农生活,进城打工;其后16年里,他恋爱、结婚、经商,最后定居郴州市区。去年8月底,李清经营的铺子开始销售“鄂尔多斯”羊毛衫,两个月后,“恒源祥”品牌也有销售。当然,这些货全是冒牌的。

去年12月15日下午,鄂尔多斯市警方在郴州警方配合下开展了一次专项行动,当天,包括李清夫妇,一共有4个商铺的经营者被带走“协助调查”。后来,李红英被取保候审。李清一直待到了一审“天价罚金”诞生,且身负5年刑期。

李清到案次日,他向警方供出了自己的上线浙江苍南县人周金柱。根据这一线索,今年1月21日,周金柱到案。

一条假冒“鄂尔多斯”产品的制造链条确认:李清先前在浙江桐乡打工,知道那里生产假冒“鄂尔多斯”,去年6月,他陆续从桐乡黄芦英、黄秋英等手中购进“白坯衫”约2.6万件。随后,李清找到周金柱,请他把“白坯衫”变身名牌。周金柱联系了一个叫“阿忠”的安徽人,从“阿忠”手里买来“鄂尔多斯”、“恒源祥”等商标标识,并联系一个叫陆晋飞的人,为李清将“白坯衫”缝制上了商标标识。之后,假冒的“鄂尔多斯”羊毛衫被运回郴州。

李清一审被判犯有“假冒注册商标罪”。辩护律师南新丹认为,这是“案件定性错误”,李清应当被定为“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”。

而周金柱最后被认定为“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”。正是因为罪名不一,南新丹认为,李清举报周金柱存在立功行为,应当被认定。

法庭上,公诉人认为,根据最高法相关规定,李清为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犯,不能认定有立功表现。法庭采纳了公诉人的意见。

案发缘起淘宝买家投诉

关于淘宝上的假货问题,淘宝当家人马云说过一句话:“如果关掉淘宝就能没有假货,我明天就关了它。”这句话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:一、淘宝上有假货;二、是假货找上了淘宝。

正是淘宝买家的愤怒让李清最终身陷囹圄。李清说,大部分假冒“鄂尔多斯”卖给了网购者,每件进价最高七八十元的衣服,他在网店上卖130元或140元。网购者发现上当后,多数会去淘宝投诉。

李红英说,正是买家在网上投诉,引起了鄂尔多斯方面的注意,这才会到郴州抓人。

起诉书记载,李清共假冒“鄂尔多斯”2.2万件,假冒“恒源祥”4633件,案发后,警方在其店扣押假冒“鄂尔多斯”21754件,假冒“恒源祥”4433件。

但让李清麻烦缠身的,不是卖出的假货,而是库房里的商标。在这些吊牌上,假冒“鄂尔多斯”价格有1680元和2180元两档,分别是17403件和4351件。这正是“天价罚金”的基础,鄂尔多斯中院以这一金额的一半判做了李清的罚金。

究竟是以销售价还是以吊牌价计算“非法经营数额”,这成了控辩焦点。事实上,依据相关法律,当已有部分假货售出时,未售出部分的非法经营数额,可按照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。

李清的律师认为,实际销售的平均价格即是淘宝上所示价格,而李清更为详细的销售数据都在被公安扣押的电脑主机中有留存,建议提取以做证据,而不是依据吊牌价进行金额计算。

鄂尔多斯中院认为,辩方提供证据不能证明电脑主机中有销售记录,未予采信。

“比这个严重的案子还有很多”

在李清一案中,关于立功认定、适用罪名、关键性的销售证据等种种疑点,记者试图联系鄂尔多斯中院及公安局经侦支队,但上述单位均表示,该案已上诉,正在审理中,不便回应。

李清侵权行为的受害者,鄂尔多斯羊绒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对案情也不愿多谈。作为一家知名品牌,他们有着让人苦恼的悖论。“假货这么多,不打不行,一打多了吧,又怕把品牌打坏了,让人觉得鄂尔多斯到处都是假货。”鄂尔多斯市场监察部相关负责人说。正因为这样,该负责人表示,不便透露鄂尔多斯公司监测到的侵权案件数量,他只是说,公司每年用于打假的费用至少在千万元级别。

今年12月中旬,李清归案一年后,案情以“天价罚金”为爆点,引发公众关注,也让他获得了不少同情,但很少有人知道,这对于鄂尔多斯公司来说,也是难得的胜利。

“湖南这个案子,是目前最大的案子。”上述负责人表示,这并不是说李清是最大的侵权者,比这严重的案子还有很多,只是没有被打出来,更多的时候公司很难应付势力强大的侵权者。“这次如果不是公安部的‘亮剑行动’,我们也拿湖南这个案子没有办法。”

目前,内蒙古高院已撤销鄂尔多斯中院的一审判决,理由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,并发回重审。重审之时,舆论聚焦之下,法律将给他何种应得之罪?疑问待解。

最新百姓生活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